2020年疫情之下中国汽车后市场行业发展现状分析
发布时间:2020-04-11 22:56

  2020年,没有人会想到,一场疫情,竟会让整个汽车后市场陷入了关门歇业的局面。整体业务下滑、复工时间延后、复工后安全保障以及各种不确定因素接踵而至,这些对于本就处于低迷期的整个汽车后市场而言,无疑是更大的障碍。

  随着疫情引发的“蝴蝶效应”不断显现,如何在重压之下求得生存,成了汽车后市场从业者们不得不面对的一道难题。

  春节假期往往是汽车租赁市场最火的时候,租赁双方各取所需,然而今年春节受疫情影响,汽车租赁行业却是有苦说不出。

  “如果不是疫情影响,按照以前的数据,过年期间大部分的汽车都会被租走。但目前的租车订单数量非常低,就算打出降价促销,最多的时候1天的订单量也不会超过10单,有时候甚至1天连1单都没有。”重庆一位租车公司负责人说道。

  据记者观察,这家租车公司是一家传统租车公司,算是本地比较大的一家,而现在偌大的停车场到处都是车辆。

  除了传统租车公司租车业务举步维艰,“挥泪大促销”的情形也发生在每个租车平台,如神州租车、携程租车、首汽租车等日租价格下降幅度均超过50%。以神州租车为例,正常情况下,188元每天的雪佛兰新科鲁兹现在日租价格为108元,周租价格为69元/天,连平日价格的4成都不到。

  众所周知,在租车行业,出租率越高,营收就越高,而疫情期间的出行限制,导致用户需求骤降,继而引发出租率相比平常大幅下降。可以看出,租车公司之所以下调价格,一方面是为了应对疫情导致租车业务下滑造成的影响;另一方面,则是租车公司一种不得已的营销手段。

  与此同时,许多车主在网上租车还不了还要续费的段子,也反映了租车行业的困境。一位租车用户说道:“我是湖北黄冈人,为了过年回家方便一点,年前租了一辆车,从内蒙古开回老家,结果现在因为疫情城市封城,没办法还车了。”

  其实,类似这样租车后无法正常还车的用户并不少见。由于疫情初期的形势,并没有引起租赁行业关注,春节过后疫情并未好转,封城、封村、封路等情况让租车用户不仅没有享受租车带来的便利,还要担心无法按时还车,造成租赁公司不能及时回收,进一步拉低了出租率。

 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,2012-2018年,汽车融资租赁行业市场复合增长超20%。2012年中国汽车租赁行业市场规模仅仅达248亿元,并呈现逐年增长态势。到了2016年中国汽车租赁行业市场规模突破500亿元。截止至2017年中国汽车租赁行业市场规模增长至679亿元,同比增长32.6%。进入2018年底中国汽车租赁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亿元,达到了802亿元,同比增长18.1%。

  凹凸租车平台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疫情对租车行业打击很大,尽管长租业务有了些许增长,但整体与同期相比流量损失达50%。

  可以看出,从传统的租车公司,到租车平台,疫情的冲击使得整个汽车租赁行业在短期内遭受到巨大的损失。

  随着复工时间一再推迟,员工工资如何发放、如何解决现金流、如何保持业务不下滑等问题,也让众多汽配代理商们焦虑起来。

  “现在复工审批难,不能营业,仓库货都拿不出来。”一位汽配代理商这样说道。很多汽配代理商甚至铤而走险偷着复工,以此来减少损失。

  据这位代理商讲,每到年前他都会按照正常节奏开始备货,他们库存准备比较充分,但没想到疫情影响这么严重,预计他们现有的库存最少都需要用2个月时间才能消化。此外,他还告诉记者,强大的现金流一直是汽配代理商生存的基础,就目前来讲,其中大部分汽配代理商的现金流最多能支撑3个月,一些较小的汽配代理商,最多支撑2个月,估计很多汽配代理商会挺不过去。

  无论疫情何时终结,从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,赢咖手机app下载汽配渠道商面临着库存难消化和资金紧张问题已成必然,这样的不确定性下,焦虑不可避免。此外,汽配代理商规模越大受到的冲击越大,这是显而易见的。因为,房租成本和人员成本都是绕不过去的两座大山。

  一位汽车业内人士向《商界》记者介绍他观察到的汽配代理商现状时表示,其一,汽配代理商企业的复工申请难以通过;其二,大部分的汽配代理商企业员工到岗率较低,难以支撑企业复工;其三,物流运输目前还未全面开放,无法保证产品及时通过物流配送,从而导致产品积压。

  为避免因资金压力导致企业走上绝路,有汽配代理商提出了缓解方案。“在上游应付账期方面,公司向国际国内品牌发函,希望延长账期,大家都很支持。对下游,我们也出台了政策,针对A类客户延长我们的应收账款。”

  众所周知,从2018年开始,国内汽车后市场中维修门店的生意就开始持续下滑,这一趋势一直没有好转迹象,当下的疫情更是让这一境况雪上加霜。

  据AC汽车官网消息显示,2月份,AC汽车曾做过一份关于全国百强连锁和维修门店开业情况调查,当时大多数门店表示在2月10日开业,但截至目前来看,大多数门店仍未完全复工。

  重庆大学城一位汽车维修店店长表示:截至目前疫情虽有好转,但形势依旧严峻。即便不推迟营业时间,但在疫情还未完全消除的情况下,大多数的私家车车主用车频率下滑,也使得他们维修店开工的意义并不大。

  据该店长介绍,具有一定规模的终端维修门店,需要面对员工工资和房租压力,对兼营代理商的门店来说,还要面对进厂台次的下滑,压力难以想象。

  与此同时,另一位维修店负责人,则用更为直观的数据向《商界》记者展示,目前他们店的人工成本和固定租金以及其他费用加起来,直接损失超过50万元,而开业后的业绩情况还不能确定。

  当然,面对当下重重危机,也有不少维修门店看到了其中的隐藏机会。他们没有停却前进的脚步,通过各种方式,积极开展“自救”。如在武汉的车百惠,在接到滴滴总部寻找汽修门店,为武汉的滴滴医疗保障车队进行轮胎更换的服务需求时,第一时间响应,24小时为武汉市的几千辆保障车队服务。

  机会永远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那些实力充沛,渠道丰富的终端维修门店,在危机到来之时积极主动应对,了解并解决客户的需求,才不至于在疫情面前手足无措。

  更多数据来源及分析请参考于前瞻产业研究院《中国汽车后市场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》,同时前瞻产业研究院提供产业大数据、产业规划、产业申报、产业园区规划、产业招商引资等解决方案。

购买咨询电话
4008-258544
sitemap sitemap